热门搜索:
首页 >   新闻资讯 >   行业资讯 >   中国蜜蜂博物:看看蜜蜂的模样

中国蜜蜂博物:看看蜜蜂的模样


在怒族的神话里,把蜜蜂当作图腾崇拜:远古时代,天降群蜂,歇在怒江边上的加拉底村,蜂与蛇交配,遂生下怒族的女始祖茂充英。在西方,蜂蜜直接促成了“蜜月”习俗的诞生:公元前500年的英国条顿族,为避免“抢婚”恶俗,新婚夫妇逃至荒山野岭,以采食蜂蜜最终得以相守,后来的人们遂将婚后在外以食蜜度日的第一个月称为“蜜月”。

  多少年过去了,不管早已脱离蛮荒的后人是否真正懂得蜜蜂存在的意义,都或多或少与其邂逅过。而当这个体长才8~20毫米的生物作为一座博物馆独立展示的内容时,真人游戏似乎就此发现了世界上最神秘、耐人寻味的奇幻物种。

  不论你是仅仅基于好奇,还是想为自己的昆虫生物学论文获得写作灵感,中国蜜蜂博物馆都不容错过。它是北京最小的博物馆之一,展厅面积仅150平方米,位于风景美丽的北京植物园内,古刹卧佛寺西侧,周围山峦起伏,常年植被茂密,鲜花盛开。馆舍为朱门青瓦的中式仿古建平房,小院内的石板路,灰墙外的海棠园,让人信步闲庭而胸有诗书气:“养蜂东篱下,悠然见香山”。

  蜜蜂博物馆的展品不多却精。展馆入口有蜜蜂观察箱,一大块透明玻璃罩住,成百上千只活生生的蜜蜂就在人前展示自己的生活起居:造巢脾、酿蜜、产浆、饲喂幼虫、保温、清扫蜂房。分工明确、井井有条,不小心夭折的幼蜂还会被拖出箱外,使你怀疑蜂界是否也存在丧葬礼仪。对于婴幼蜂的爱怜保护,蜜蜂丝毫不亚于人类。育虫区的温度始终保持在33℃~36℃之间,如果温度低于此限,一部分蜜蜂就充当“产热蜂”,通过吸食蜂蜜,运动胸部肌肉产生热量,其他蜜蜂则形成保温屏障。而一旦蜂巢太热,蜜蜂就外出采水,将水滴撒布巢内,并用翅膀扇风,产生气流,使水分蒸发降温。

  馆内多用壁画向游客保持着开放的态度,漫画、照片和文字娓娓道出几千年来蜜蜂与人类的来往。远古的人类从自然界中获得的最甜美的食物就属蜂蜜了,人类在采食自然蜂蜜的同时渐渐学会了饲养,公元前3000年时的古埃及人把蜜蜂饲养在陶罐蜂窝中,在尼罗河转地放蜂,我国也有两到三千年的养蜂历史,《山海经》里画了一个双头人,旁边是两只蜜蜂,称他为蜂蜜之炉,这可能是对原始养蜂桶的最早描述。

  三间不大的展厅里,有些展物承载着过去的回忆,比如西双版纳土法饲养小蜜蜂的木制蜂桶;有些展物则代表着时间的痕迹,比如那块可以用放大镜清晰观察距今已有2300多万年的蜜蜂化石;还有些展物则直接陈列出死亡,比如各种蜜蜂标本。除去这些历史痕迹外,还有直接造福了人类的蜂蜜、蜂王浆、蜂花粉蜂胶等。在这里,我才知道酿蜜是一项十分辛苦的工作,蜜蜂采访1100~1446朵花才能获得1蜜囊花蜜,在流蜜期间1只蜜蜂平均日采集10次,每次载蜜量平均为其体重的一半,一生只能为人类提供0.6克蜂蜜。

  不知你仔细留意过蜜蜂没有,但在爱因斯坦眼中:“没有蜜蜂,就没有授粉,就没有植物,没有动物,也就没有人类,如果蜜蜂从世界上消失了,人类生存的时间就可能只有四年了”。不起眼的蜜蜂,居然与人类的命运生死与共,游历这座博物馆,你能知道更多蜜蜂的模样。